新华网 正文
提高体育美育分值 是否回到应试老路
2020-11-02 08:38:17 来源: 中国青年报
关注新华网
微博
Qzone
图集

  人民视觉供图

  云南的中考改革再次成为家长关注的热点。

  10月28日,云南省教育厅举行云南省初中学生体育音乐美术考试方案听证会。听证的征求意见稿显示,2020年秋季入学的学生中考分值将发生改变,体育、音乐、美术的分值将大幅提高:体育从50分提升到100分,音乐、美术分数从各5分提高到各20分。

  让学生自己和自己比

  针对今年这一新的方案,云南省教育厅先后到昆明、普洱、大理、怒江、迪庆等地调研和进行技能专项测试,并向16个州市教育体育局、部分初中和高校征求意见,召开研讨会和论证会30余次,对考试形式、分值分布、考试频次、考试内容、特殊考生的处理办法、竞赛成绩折算分等进行论证。

  根据征求意见稿,体育考试由原来单一考查学生体能,变为考查学生基础体能测试、专项技能测试、体质健康监测和竞赛加分4项内容。为减少个体先天因素的影响,考试由原来3年一考改为一年二考,采用“随时考”“定时考”两种方式。学生可根据身体状态随时与老师预约考试,也可参加学校定时开展的考试;学校每学年对学生的身高体重指数、肺活量体重指数、视力监测一次,根据初中3年的测试成绩纵向对比进行赋分。“让学生自己和自己比,通过努力锻炼,相关指标变好就能得到相应分值”。

  音乐、美术考试包括素质测评、统考和实践活动3项,测评时间在七年级至九年级上学期,由学校安排;教育部门的统考时间为9年级下学期。

  “新方案注重考试的过程性,避免一考定成绩。”云南省教育厅副厅长张春骅说,将学生参加体育竞赛成绩和艺术实践活动纳入考试范围,目的是鼓励学生积极参加各种项目的体育比赛和美育展演,以此引导学生学会一至两项终身受益的运动技能和美育技能。为此,竞赛加分部分设置了若干个大项,让高矮、胖瘦的学生都有机会参加比赛;教育部门每年定期公布第二年度艺术展演计划,由各校组织学生参加,面向人人、人人参与。

  此外,征求意见稿还特别关照到了身体残疾和患病的学生,这些学生可以申请3年免考,他们当年的体育成绩按考生所在年级平均成绩的60%计算。

  “这次改革,是在以往考试制度基础上的优化和完善,而不是推倒重来。”张春骅说。

  学校里应该有三种声音

  在全国中小学体育指导委员会委员、云南楚雄第一中学体育教师杨成东看来,竞赛加分是此次改革的一大亮点。30年的教学生涯,他曾经带领学校足球队的学生参加云南和全国的各种比赛,战果累累。

  “球队培养了学生团结协作的能力。”他说,比赛有成功也有失败,同伴一起拼、一起哭、一起难过、一起兴奋,一起分享成功的喜悦,一起承受失败的痛苦。他们擅长竞争、喜欢竞争,同时又能在竞争中与人合作;在挫折中找到差距与不足,并继续努力刻苦训练。

  多年来,杨成东在自己的学生中发现,有体育特长的孩子,都会走得更远,他们把拼搏的精神用在学习上,都取得了优异的学习成绩。“这几年,我有多个队员以600分以上的高考成绩,分别考进北京师范大学、河海大学、北京体育大学等学校。”他说。

  听证会代表、中国残疾人游泳队教练熊小铭,曾夺下3枚奥运会金牌。他关注到征求意见稿中,基础体能测试的选测项目里,有200米游泳。“200米是一个很有必要、从实际出发、科学的距离。”他说,许多游泳培训班把25米作为一个掌握游泳技能的标志,12节课至16节课就结束了。但从专业的角度看,200米才能掌握和提高游泳技能。

  由于每年寒暑假都有学生意外溺亡,学校会在放假前让家长签署一份承诺书,让家长承担监护孩子安全的责任。在熊小铭看来,一方面,家长要承担监护责任,另一方面,学校也应该教会孩子游泳技能,虽然大部分学校没有游泳池,但可以和外单位合作,在公共或大学游泳馆开设游泳课,“让孩子学会200米游泳,是对学生生命负责,对社会负责”。

  从事音乐教育25年的云南大学附属中学教研组长王玲认为,对学生的“过程性评价”也是此次征求意见稿中的一大亮点。在她看来,过程性评价不仅让老师发现了学生身上的闪光点,更让学生在学习过程中感受到艺术的美好,艺术是一种群体性活动,能体现出互助功能,产生正向的相互感染、相互陪伴、相互支持的作用,使青少年情绪得到宣泄,自我得到鼓励。

  对此,蒙自市第三中学体育教师邓国辉也深有同感。他说:“学校里应该有三种声音:校园里有歌声,运动场上有尖叫声,教室里有读书声,这才是中考改革应该看到的校园情景。”

  体育美育会成为应试的背诵课吗

  昆明市五华区厂口中学的音乐老师朱艳芳来参加听证会前,专门在课堂上做了一个小调研,学生们的回答出乎她的意外。“之前音乐美术各5分不难,可以拿到。增加到20分以后,会不会要背很多东西?”

  云南省人大代表李琪在听证会上提出了同样的疑问。体育音乐美术分值提高,会不会催生出以应试为目的的体育美育教育?

  曲靖市富源胜境中学校长李红彦也表示出担忧。他发现,许多学生在中考体育时,排球垫球得满分,但却不会发球。“这正是考试的功利性造成的”。他说,“应试化现象,可能会抹杀孩子对体育艺术的兴趣。”

  更忐忑不安的是广大家长。

  “孩子全身上下都成为考点”“要不要再报个补习班”“篮球足球排球武术不会,准备请个私教”“改革会不会增加家长和孩子的负担”……在被“娃的知识改变了命运,娃的学费降低了生活水平”的家长看来,体育、音乐、美术需要天分。“相比之下,还是语数英好,可以快速高效提分”。

  张春骅表示,这正是全国和云南开展体育美育考试改革的痛点和难点,改革不是让学生增加负担,去校外参加培训,而是“依托考试指挥棒效应,出台硬办法,制定硬措施,采用硬手段,让学校更加重视体育美育工作,通过提高分值来提升体育美育地位。”

  中考改革要考虑农村学校的现状

  记者注意到,此次听证会和社会关注的另一个焦点是,“中考改革要考虑农村学校的现状,不要造成新的教育不公平”。

  “‘语文是体育老师教的’‘体育是数学老师教的’,这些好笑的‘梗’在农村真是现实。”云南省青基会的一位工作人员说。目前,云南不少乡村学校缺乏体育教师,2012年以来,云南青基会依托“姚基金希望小学篮球季公益项目”,与云南师范大学体育学院合作,每年派出大学生志愿者到全省15个县23所希望小学支教,教孩子们打篮球,并组队参赛,对贫困地区进行体育教育扶贫。今年,针对一些乡村学校运动操场易积水、不平整的水泥硬化地面,云南青基会又发起了援建“希望操场”的项目,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改善乡村学校运动条件,给乡村青少年提供安全的运动环境。

  听证会上,昆明第一中学西山学校校长高富英指出,方案在具体的实施过程中,应该照顾到不同地区农村学校体育场地缺乏、师资配备不足、教师素质差异的实际,加强对体音美教师的培养力度,加大改扩建场地,增添体育美育器材设施设备。

  朱艳芳也提出,目前的新方案还需要细化,实施才更具操作性。“农村的孩子无法和城市里的孩子相比,没有条件去学钢琴、小提琴等乐器。”她说,但许多少数民族地区的孩子“会说话就会唱歌,会走路就会跳舞”,他们虽然没有受过专业的声乐训练和音乐指导,但朴实浑厚毫不做作的歌声舞蹈,“真是一种享受”。她认为,新方案里应该关照到本土教育,开发本土美育教材,既激发学生学习的积极性,又传承了民族文化,探索出一条符合农村学生德智体美全面发展的成长道路。

  值得关注的是,本次征求意见稿中,体育考试的一些项目可以选测;社会艺术水平考试和社会机构组织各类艺术学活动,一律不作为学生的音乐美术考试内容;学生参加非计划展演所取得的获奖成绩不列入音乐实践活动得分,都是针对农村学校现状制定的。

  “我们将认真梳理听证意见,对征求意见稿进行修改完善,让最终发布的方案尽可能多地关照到社会各方面的意愿。”张春骅说。(中青报·中青网记者 张文凌)

【纠错】 责任编辑: 郭亚丽
加载更多
天山脚下稻花香
金秋菊花香
秋日海岸
秋日海上魔鬼城

杏彩平台客户端:

?
010030101010000000000000011100001210868085
梦之城游戏平台 优游代理最高占成 菲律宾申博太阳城亚洲登入 时时彩现金网开户 瑞丰娱乐
申博免费会员开户 利来国际游戏官网 亚洲城香港线路 凯时手机注册 518娱乐城优惠
利高真人棋牌 亿酷棋牌世界 谁中过大乐透一等奖 888真人网上娱乐 伯爵网址
青娱乐官网 菲律宾卡卡湾开户 申博官网代理查询 澳门百乐宫盘口注册 太阳城APP